我們的身體是好的

常年期第二十七主日

創世紀 2:18-24

上主天主說:「人單獨不好,我要給他造個與他相稱的助手。」 上主天主用塵土,造了各種野獸,及天空中的各種飛鳥,都引到人面前,看人怎樣起名;凡人給生物起的名字,就成了那生物的名字。人於是給各種畜牲、天空中各種飛鳥,和各種野獸,起了名字;但人沒有找到一個與自己相稱的助手。 上主天主於是使人熟睡,當人睡著了,就取出了他的一根肋骨,再用肉補滿原處。然後,上主天主用那由人取來的肋骨,形成了一個女人,引她到人面前。 人於是說:「這才真是我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她應稱為『女人』,因為是由男人取出的。」 為此,人應離開自己的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兩人成為一體。

希伯來書 2:9-11

弟兄姊妹們: 我們看見了那位「稍微遜於天使」的耶穌,因所受死亡之苦,接受了尊崇和光榮的冠冕;這原是出於天主的恩寵,使他為每個人嘗到死味。 其實,這是適當的:那為萬物終向,及萬物根源的天主,要藉苦難,來成全那領導眾子進入光榮,並拯救眾子的首領。因為祝聖者與被祝聖者,都是出於一源;為這個原故,耶穌稱眾人為弟兄,並不以為恥。

馬爾谷福音 10:2-16

那時候,有些法利塞人前來問耶穌:許不許丈夫休妻?意思是要試探他。 耶穌回答他們說:「梅瑟吩咐了你們什麼?」 他們說:「梅瑟准許了寫休書休妻。」 耶穌對他們說:「這是因為你們心硬,梅瑟才給你們寫下了這條法令。但是,從創造之初,天主造了他們一男一女。為此,人要離開他的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兩人成為一體,以致他們不再是兩個,而是一體了。所以,天主所結合的,人不可拆散。」 回到家裡,門徒又問耶穌這事。耶穌對他們說:「誰若休自己的妻子,而另娶,就是犯姦淫,辜負妻子;若妻子離棄自己的丈夫,而另嫁,也是犯姦淫。」 有人帶一些小孩子來見耶穌,要耶穌撫摸他們;門徒卻斥責他們。耶穌見了,就生氣,對門徒說:「讓小孩子到我跟前來,不要阻止他們!因為天主的國,正屬於這樣的人。我實在告訴你們:誰若不像小孩子一樣,接受天主的國,決不能進去。」 耶穌於是抱起小孩子來,給他們覆手,祝福了他們。

(本篇譯稿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若內容有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幾週前,我們學校的一些學生問我,天主教徒是否應該支持LGBTQ運動(男女同性戀,雙性人,跨換性別者)–他們暢所欲言,真是太棒了。我試圖通過揭露變性人意識形態中最糟糕的部分來回答:對兒童的困惑以及對他們的傷害,以及青春期阻滯劑的倡導和對兒童的性別重置手術,以及對身體造成不可挽回的變更。
但是耶穌在福音中解釋人類性行為的方法,不僅僅觸動了思維,而且觸動了心靈。 。法利賽人問他說:「許不許丈夫休妻?」(谷10:2)。耶穌在早些時候一定教過一些離婚的道理,現在他們正試圖揭示他的意願。
在歷史的這個時期,猶太法律允許男性與妻子離婚,周圍的羅馬文化也支持離婚。因此,耶穌能有勇氣說離婚是錯誤的,就像人們說他們反對LGBTQ運動所倡導的大部分東西(可能是加拿大最嚴重的罪行)。
耶穌回答說:「梅瑟吩咐了你們什麼?」(他同意)。這是為了你們的心硬,他才你們寫下了這條法令」(谷10:3,5)。 「心硬」意味著對天主的頑固,拒絕信任和服從,特別是當祂的教導明確的時候。
耶穌接著說,「但是從創世之初,天主造了他們一男一女。為此,人要離開他的父母,依附自己的妻子,二人成為一體。以致他們不再是兩個,而是一體了。所以天主所結合的,人不可拆散』(谷10:6-9)。
以下是這些密集陳述中的四條教義。
1)耶穌回到天父最初對人類的計劃。當祂說「從創造之初」,祂指的是亞當和厄娃犯罪之前。在耶穌時代的歷史上,關於離婚的原因有很多不同的觀點,從男人尋找更漂亮的女人,到妻子燒焦了丈夫的晚餐(Daniel Mueggenborg,For Follow Me,B,283)! (Daniel Mueggenborg,For Follow Me,B,283)。那麼,我們怎麼知道是否允許離婚呢?我們需要回到天主最初的計劃。
2)「天主創造了他們,一男一女。」這兩種性別不僅是生物學上的事實,而且是神學上的事實,因為男性和女性是為彼此的關係而造成的,就像三位一體的三位一體中的三個人是如何相互關係的。在「創世紀」中,實際的章節說:「天主於是照自己的肖象造了人,造了一男一人。」(1:27)。身為男性和女性是我們如何表現天主內部關係的一部分。
3)「二人成為一體。以致他們不再是兩個,而是一體了。」這是什麼意思?它意味著婚姻中的性結合。 「天主沒有告訴亞當和厄娃要有柏拉圖式的關係,要達到思想的一致,要在靈性上同步。祂告訴他們要『多開枝散葉』」(Dr. Mary Healy, Men and Women Are from Eden, 16)。
幾年前,我在星巴克咖啡店遇到了一位正探索天主教的女士,她問我同性婚姻為什麼是錯誤的。我提出了J·布迪謝夫斯基博士的一個想法,指出了答案。他注意到每個人體都有多個系統:神經系統、骨骼系統、消化系統等等。但是人體沒有生殖系統,它只有一半。就繁殖生育而言,每個人體都是根本不完整的。男人的身體需要女人的身體,反之亦然。 (https://creativecatholicworks.org/wp-content/uploads/2014/07/Dr.-J.-Budziszewski-_The-Meaning-of-Sexual-Powers_.pdf)(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iS5k4vZPjk)。這兩個人將合二為一。
4)人身是美好的!在「創世紀」中,只有在天主創造了人類之後,祂說人類「非常好」(創世記1:31)!身體是好的,應該受到尊重和愛護。
幾個月前,我讀到一篇報導是關於一個女人對自己身體的不滿近乎於仇恨:「這件事始於童年,當時我異常高大的身高和難於梳理的頭髮讓我成為人們無休止的取笑對象,甚至成為欺凌的對象。在我十幾歲和二十出頭的時候,我節食,鍛煉,痴迷於自己的外表,這樣我就可以看起來是…女人應該看起來的樣子…。(Jennifer Fulwiler, One Beautiful Dream, 36)。她還寫到了她的身體所做的「奇怪的女性事情」,以及在八年級時的健康課上是如何在恐懼的籠罩下談論一個女人的月經週期。
我們應該反思她的經歷,這一點很重要,因為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歷。如果我們深思熟慮,我們就會意識到,我們當中可能不止一人不喜歡自己身體的某一部分。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個女人的痛苦,但我意識到我可以對我不喜歡的身體部位感到不自在。
想像一下,如果對一些人來說,這種不滿被放大到他們不喜歡自己的整個身體,因此也不會喜歡自己是什麼樣的人。
耶穌會對我們說什麼?祂會說,「我們回到起點。我造你這樣是有原因的。你的身體是好的,是聖神的殿宇。」
請讀一讀這段話:「你的出生不是意外。你的出生不是錯誤或不幸,…。你的父母可能沒有計劃要有你,但是天主卻早已計劃好了…。早在你父母懷上你之前,你就是在…天主的腦海裡計劃好的的。你此時此刻呼吸著的不是命運,也不是機會,也不是運氣,也不是巧合。你活著是因為天主想創造你!…。天主鑄錠了你身體的每一個細節。祂故意選擇了你的種族,你的膚色,你的頭髮,以及其他所有特徵。祂為你量身定做的就是祂想要的樣子。」。 (Rick Warren, The Purpose Driven Life, 22)
當我寫這篇講道時,我突然想到:為什麼天主沒有改變我的身體?祂本可以讓我變得更好。但後來我意識到:這就是我的「心硬」。其實我的身體沒什麼問題。想要改變它–這不是很膚淺嗎?
難道沒有比擔心我們的身體外表更重要的事情嗎?
如果我愛那些身體不完美的人(聖安東尼堂的每一個人都是如此),為什麼我就不能用自己不完美的身材來愛自己呢?也許這件事的訓誡是:每當我們看著自己身體的不完美時,天主就在想,我們是否能如祂一樣愛不完美(的 我們)。他非常愛我們所有人。
我們的文化聽到我們的痛苦,會說:「你對你的身體感到不舒服,那就改變它。」耶穌不僅聆聽我們的痛苦,而且醫治我們的痛苦。
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不應該提升自己。我們應該照顧和使我們的身體更完美:我們應該睡覺、鍛煉、吃好等等。但是,「改善」和「改變」我們的身體是有區別的。改善使之完美意味著讓它變得更健康、更強壯、更美麗等等。但改變意味著讓它變得與原來的樣子迥然不同:一個男孩試圖成為一個女孩,反之亦然。
變性人的意識形態支持天主對我們的計劃嗎?這是否支持我們生來就是男性和女性,我們是相輔相成的這一個生物學真理,以及身體是好的這一個神學真理,我們應該接受和完善我們的身體,而不是改變它們?
請觀看這段5分鐘的視頻,它為我們提供了今天的三個行動事項((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7bMJd_QAXs&t=1s 0:02-5:33)。
關於限制接觸社交媒體,米勒總主教(Bishop Michael Miller ) 今天支持我們的家庭訂閱Covenanteyes.com,該網站提供互聯網問責軟件。 10個人每月只需付費16美元,不限設備。我知道Covenant Eyes 很多年了,我只聽到一些對它的好評。它是如此簡單而又如此高效率,為父母提供了一種引導和關愛孩子的工具。
天主教徒反對LGBTQ運動嗎?不是針對人,因為我們愛他們,他們有尊嚴,但肯定反對他們運動的許多方面,是的。我們反對切除健康的生殖器和乳房,反對導致不孕不育,反對不健康的兒童藥物,反對我們可以改變性別的謊言。在我們的生活中,我們都有我們愛的人,但不同意他們的選擇和信仰。這場運動也沒什麼不同。
更重要的是,我們支持慶祝人體的美好,男人和女人是互補的,而成熟的那一部分意味著接受膚淺的缺陷。
我前面提到的那個對自己的身體感到不適的女人說,母性和信仰幫助治癒了一些傷痛。她開始使用自然計劃生育,並寫道,「為了擅長這種生育間隔系統,你必須深入了解你的身體是如何運作的。當我了解到女性生殖系統…的錯綜複雜時,我感到驚訝。我開始意識到男性和女性生理上的差異。我了解到一個女人的最佳健康狀態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這讓我對我曾經強迫自己採用的飢腸轆轆的瘦身樣子產生了一種自然的反感。當我真正開始了解我的身體時,我終於不再對我的身體有所恐懼了。當我不再暗地裡因厭惡我的身體所做的那些令人費解的事情時,我也不再暗地裡厭惡自己…。這種實踐給了我一種內心自由的感覺,這是我從未想過能體驗到的。」(36-37)。她逐漸明白耶穌從一開始就計劃的:我們的身體是好的。

資料來源:Our Bodies Are Good

Posted: October 3, 2021

Fr. Justin Huang

 
Fr. Justin grew up in Richmond, BC, the third of three brothers. Though not raised Catholic, he started going to Mass when he was 13. After a powerful experience of God’s love through the Sacrament of Reconciliation, he felt called to the Holy Priesthood at the age of 16.


其他主日反省

乙年(馬爾谷) 常年期第廿七主日:男女地位平等 吳智勳神父

今日的福音明顯地論男女的結合,特別強調婚姻不可拆散。這種講法,基督徒已是耳熟能詳了,我們現在則以婦女的地位,作為今天反省的主題。  從前,在猶太社會中,婦女地位低微。在統計人數時,女人與小孩都不算在內。例如:舊約以色列人出埃及,只算男子六十萬;新約五餅二魚的奇蹟,只統計男子有五千。可見這是猶太人的風俗,但聖經的啟示,並沒有輕視婦女的地位。

繼續閱讀 >
天主是美善的! Susanna Mak

被心硬所蒙蔽,我們體會不到天主的美善仁愛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