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基督裡找到完全的自由

常年期第二十四主日

依撒意亞先知書 50:5-9

我主上主開啟了我的耳朵,我並沒有違抗,也沒有退避。我將我的背,轉給打擊我的人;把我的腮,轉給扯我鬍鬚的人;對於侮辱和唾污,我沒有遮掩我的面。因為,我主上主協助我,因此,我不怕蒙羞;所以,我板著臉,像一塊燧石,因為我知道:我決不會受辱。那為我伸冤者,已來到了。誰要和我爭辯,讓我們一齊站起來吧!誰是我的對頭,叫他到我這裡來吧!請看!有我主上主扶助我,誰還能定我的罪呢?——上主的話。

雅各伯書 2:14-18

弟兄姊妹們:如果有人說自己有信德,卻沒有行為,有什麼益處呢?難道這信德能救他嗎?假設有弟兄或姊妹,赤身露體,且缺少日用糧,即使你們當中,有人對他們說:「你們平安去吧!穿得暖暖的,吃得飽飽的!」卻不給他們身體所必需的,有什麼益處呢?信德也是這樣:若沒有行為,本身便是死的。也許有人說:你有信德,我卻有行為;把你沒有行為的信德,指給我看,我便會藉我的行為,叫你看見我的信德。——上主的話。

馬爾谷福音 8:27-35

那時候,耶穌和他的門徒起身,前往斐理伯的凱撒勒雅附近的村莊。在路上,耶穌問自己的門徒說:「人們說我是誰?」他們回答說:「是洗者若翰;也有些人說,是厄里亞;還有些人說,是先知中的一位。」耶穌又問他們說:「你們說我是誰呢?」伯多祿回答說:「你是默西亞。」耶穌就嚴禁他們,不要向任何人談及他。耶穌於是開始教訓門徒:人子必須受許多苦,被長老、司祭長和經師棄絕,且要被殺害;但三天以後,必要復活。耶穌坦白地說了這番話。伯多祿便拉耶穌到一邊,開始諫責他。耶穌卻轉過身來,注視著自己的門徒,責斥伯多祿說:「撒旦,退到我後面去!因為你所體會的,不是天主的事,而是人的事。」耶穌於是召集群眾和門徒,對他們說:「誰若願意跟隨我,該棄絕自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隨我,因為,誰若願意救自己的性命,必會喪失性命;但誰若為我和福音的原故,喪失自己的性命,必會救得性命。」——基督的福音。

(本篇譯稿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若內容有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六月,我讀到2016年皈依天主教的伊朗人索赫拉布·艾哈邁裡(Sohrab Ahmari)的一篇文章,提及他作為一名新父親的焦慮。他的焦慮不是為了兒子的健康、教育或諸如此類的事情,而是:當代西方文化會把我的兒子塑造成什麼樣的人? (https://catholicherald.co.uk/living-life-to-the-max/)。他擔心他的兒子在舒適地成長的同時卻沒有道德目標。他寫道:「如果我47歲的麥克斯(Max)和他的女朋友開著一輛豪華電動房車去歐洲旅遊,兩人斷斷續續地同居了近十年,沒有結婚的打算,更不用說生孩子了,那該怎麼辦?」這還算是…樂觀情況…。假設他不會成為那些陳年累月地把自己關在臥室裡,玩電子遊戲,瀏覽網頁花的年輕人中的一員。 」
「我的兒子會成為什麼樣的男人?」這個問題是以自由的本質為中心的。艾哈邁裡在成為天主教徒之前的大部分時間裡都有現代的自由感:週末狂歡,選擇你的身份(這是不穩定的):高中格格不入,大學社會主義者,新保守派律師。他可以找個女朋友,對她不忠,然後甩了她。因為在這裡,自由意味著有能力做我們想做的事。
但他讀到了一個展現了另一種自由的故事,一個關於聖馬克西米利安·科爾貝(St.Maximilian Kolbe) 的故事。他1894年出生於波蘭,16歲時加入方濟各修會,在羅馬學習,回到波蘭後,他創辦了一家報社、一家廣播電台和一個修道院團體…。然後是德國入侵波蘭…。 1941年,納粹逮捕了他,並將他送往奧斯威辛(Auschwitz)集中營。
七月的一天晚上,與科爾貝一起的一個囚犯越獄。集中營的副指揮官卡爾·弗里茨奇(Karl Fritzsch)執行了囚犯越獄的規定處罰:隨機選擇10名囚犯,讓他們活活餓死,以作為對一名逃犯的集體懲罰。科爾貝不在那死囚之列。但當他聽到其中一個死刑犯喊道:「我的妻子!我的孩子們!」科爾貝神父走上前去。 「這頭波蘭豬想要什麼?」弗里茨奇問道。科爾貝回答說:「我願意代替他的位置,因為他有妻子和孩子。」就這樣,他為一個完全陌生的人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
艾哈邁裡說他無法忘記這個故事。如果我們站在那個行列裡會怎麼樣:我們不可能做到聖馬西米利安所做的事。他自告奮勇去死的自由吸引了艾哈邁裡。他稱這是一種「完美的自由」。
耶穌今天的話是關於自由的:「誰若願意跟隨我,該棄絕自己,背著自己的十字架,跟隨我,因為誰若願意救自己性命,必要喪失性命;但誰若為我和福音的原故,喪失自己的性命,必要救得性命。」(谷8:34-35)。
做耶穌的跟隨者,就是拒絕自己美好的事物,以達到最好的境界。記得一位僧人在解釋他為什麼選擇跟隨基督時說:「我為了更好的生活而放棄了美好的生活。」
你們中的一些人可能還記得「五扇門的故事Fivedoors」(http://thejustmeasure.ca/2017/07/30/commitment-is-key-to-obtaining-jesus/)。想像一下,我們在一個房間裡,面前有五扇門,每扇門代表上大學、找工作、和朋友出去玩、運動和旅行。大多數人都想同時做所有的事情–這是自由嗎?因為如果我們樣樣都想做,那麼我們就不能承諾做好任何一件事。然而,真正的自由意味著關閉不太重要的門,打開最重要的門。這意味著選擇最好的門,因為在那扇門後面還有另一個房間,還有五個門,這是更好的選擇!自由的意義在於選擇通向基督的道路。
把自由和我們的態度聯繫起來。當有人不同意或與我們爭論COVID時,我們有沒有保持冷靜和尋找真相的自由?當我們疲憊的時候,我們有沒有堅持鍛煉的自由?
下一次你在Costco,注意人們的自由或缺乏自由:有些人可以自由地表達禮貌,有些人則不是。當你去餐館時,一些家庭成員可以自由地相互交談,而另一些家庭則不自由;他們全神貫注於手機。
在聖馬西米利安的案例中,他面前有兩扇門:代替陌生人生存或死亡。大多數人不能自由選擇第二扇門。
這種犧牲就是耶穌所指的:當我們能夠為他人獻出自己的生命時,我們就拯救了自己的生命,也就是說,我們變得像祂一樣。這就是生活的意義,變得像基督,因為基督是天主,祂使我們變得像祂。這就是艾哈邁裡對他兒子的希望。這就是為什麼他給兒子取名為馬西米利安(Maximilian),這樣他和聖人之間就有了關連,他的兒子長大後就可以自由地選擇最好的東西。
2003年,當艾哈邁裡在猶他州(Utah State )州立大學讀二年級時,他在摩門教室友的客廳桌子上留下了一本色情書,以震撼他們清教徒式的對自由的壓制。但是,有一天,他拿起一本「瑪竇福音」讀了起來,這本書是他們中的一個留在沙發上的。他說:「我的心情是輕蔑的。這裡我們講的是騙局,胡說八道,耶穌誕生了,胡說八道,耶穌講了一個寓言,胡說八道,耶穌顯奇蹟,胡說八道,又是一個寓言。」((From Fire, by Water, 106-107))。但當他讀到第26章關於耶穌受難的時,他驚呆了:邪惡的人背叛並殺害了一個無辜的人,儘管他們知道他是無辜的。更令人吃驚的是,耶穌是強大的,能夠阻止他們,但任由這些軟弱的人得勝。艾哈邁裡寫道:「是什麼讓基督完全降服,而祂本可以在一個實例中擊敗祂的敵人(谷福音27:51),如此感人,即使對一個不信的人也是如此?關於犧牲…是怎麼回事?在我的腦海裡留下瞭如此灼熱的印記?我為什麼渴望犧牲呢?」(109)
每個人內心深處都渴望犧牲,因為這是我們自由的完美之處。想想看:我們文化中最偉大的故事都是關於犧牲的:耶穌的犧牲,士兵的犧牲,單身母親的犧牲。事實上,當你問一個令他們欽佩的人,問一個關於那個人的故事時,故事會圍繞著艱難的環境展開,當你很難選擇什麼是對的時候,這個人就是這麼做的!
自由的目標是變得像耶穌一樣。耶穌是完全自由的,即使最大的邪惡壓倒了祂他總是做善事和慈愛的事。
艾哈邁里花了幾年時間重新考慮他的無神論,然後又花了幾年時間才成為天主教徒,但它始於耶穌在福音中問的一個問題,「人們說我是誰?」(MK 8)
這是我們下週邀請人參加Alpha的最後一周,因為在9月22至25號之間每天都有一個會議。 Alpha最精彩的部分之一是在第二天晚上的課題,他們呈現了「耶穌是誰?」我希望我能像Alpha一樣在25分鐘內展現耶穌的美。他們捕捉到了祂的獨特之處,以及人類的心靈是如何在祂身上找到答案和意義的。
Ahmari寫道,他的兒子也許有一天會過上自私、毫無意義的生活,但仍然會說:「爸爸,我很幸福!」而且是認真的。
但他不會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沉吟詩篇帶來的興奮,懷疑這些詩篇是否只是為他而寫的;定期去辦修和聖事,把累積的罪惡包袱拋在腦後而得的內心平靜;在婚姻中,把自己與另一個靈魂–而且只有那個靈魂–捆綁在一起的喜悅;當護士把他的新生嬰兒遞給他時,他感到一瞬間的驚嘆。」
我們的孩子會變成什麼樣的男人和女人?今天,看看你能不能和他們討論自由意味著什麼。
我們希望他們能像基督一樣,因為真正的自由始於祂,也止於祂。

資料來源:Perfect Freedom is Found in Christ

Posted: September 12, 2021

Fr. Justin Huang

 
Fr. Justin grew up in Richmond, BC, the third of three brothers. Though not raised Catholic, he started going to Mass when he was 13. After a powerful experience of God’s love through the Sacrament of Reconciliation, he felt called to the Holy Priesthood at the age of 16.


其他主日反省

乙年(馬爾谷) 常年期第廿四主日:門徒的代價 吳智勳神父

馬爾谷福音長久以來受到忽視,基督徒多喜歡其他三部福音。他們欣賞瑪竇福音整齊的訓導,有出色的天國大憲章及各式各樣的比喻,甚方便教導慕道者;路加福音則標榜天主的慈悲,讓人看出天主真正的面容,溫暖了人的心,豐富人的靈修生活;若望福音有深刻的神學反省,突出天主降生成人,住在我們中間,永生能於現時開始。馬爾谷福音呢?好像沒有甚麼特別的貢獻,連聖師奧思定也認為它是瑪竇福音的摘要。

繼續閱讀 >
苦難的奧秘 Edmond Lo

下次,當我們因人類對痛苦的恐懼而感到困惑時,我們會選擇跟隨雅各伯的勸告,以堅忍來達至靈性上的成熟嗎?還是我們會跟隨五旬節前的伯多祿的想法,拒絕接受痛苦:「主,千萬不可!這事絕不會臨到你身上!」 (瑪 16:22)?

繼續閱讀 >
主日教理 天主教香港教區
教理中心及教理委員會
教理主題:基督徒信仰的宣認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