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發祈禱

常年期第三十主日

德訓篇 35:12-14,16-18

上主是審判者,決不看情面。他決不偏袒任何人,而加害窮人;他倒樂於俯聽受壓迫者的祈禱。他決不輕視孤兒的哀求,及寡婦訴苦的歎息。凡誠心誠意恭敬天主的,必蒙接納;他的祈禱上徹雲霄。謙卑人的祈禱,穿雲而上,不達到目的,決不罷休;不等至高者見了,為義人伸冤,執行正義,決不離開。上主決不遲延。

弟茂德後書 4:6-8,16-18

親愛的:我已被奠祭,我離世的時期,已經近了。這場好仗,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這信仰,我已保持了。從今以後,正義的冠冕,已為我預備好了,就是主、正義的審判者,到那一日,必要賞賜給我的;不但賞賜給我,而且也賞賜給一切愛慕他顯現的人。在我初次過堂時,沒有人在我身旁;眾人都離棄了我。願天主不歸罪於他們!但是,主卻在我左右,堅固了我,使福音的宣講,藉著我而完成,使一切外邦人,都能聽見;我也從獅子口中,被救了出來。主要救我脫離各種凶惡的事,也要使我安全地進入他天上的國。願光榮歸於他,於無窮世之世!阿們。

路加福音 18:9-14

那時候,耶穌向幾個自充為義人,而輕視其他人的人,設了這個比喻:「有兩個人上聖殿去祈禱:一個是法利塞人,另一個是稅吏。「那個法利塞人站著,心裡這樣祈禱:天主,我感謝你,因為我不像其他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我每周兩次禁食,凡我所得的,都捐獻十分之一。「那個稅吏卻遠遠地站著,連舉目望天都不敢,只是捶著自己的胸膛說:天主,可憐我這個罪人吧!「我告訴你們:這稅吏回到他家裡,成了正義的人,而那法利塞人卻不然。因為凡高舉自己的,必被貶抑;凡貶抑自己的,必被高舉。」

主日講道

(本篇譯稿略經修輯,特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即埸傳譯之用,所有引用語出處省掉,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我一生中說過不少愚蠢的話。有一次我遇到一位女士,她說,「我的名字是Sunday(星期天)。」我說,「我叫…。我叫Justin 」。我猶豫了一下,因為其實我正想說,「我的名字是Monday(星期一)。」她可能覺得有些不對勁,不高興了。我感覺很糟糕,因為她可能以前經歷過這種情況。

我們都說過和做過我們後悔的事情:罵人,騙他們,利用,忽視,尷尬或取笑他們。如果我們不再見面,我們能做什麼來補償?我們幾乎無能為力。

世界上絕對最糟糕的事情之一是神父在告解室裡傷害人。想想辦告解的人數,這雖然很少見,但它確實發生過。我不相信是故意的,但也會出現,其中的原因可能是誤解,還有特別是因為神父自己也是罪人。我就曾經做過,知道我因為我的罪過而在聽告解中嚴重傷害過一些人。當父母的, 肯定明白因為自己的過錯傷害了孩子是什麼感覺。

耶穌給了一個關於真實禱告的比喻,為我們提供了一種治癒的方法。 「有兩個人上聖殿去祈禱:一個是法利塞人,另一個是稅吏。那個法利塞人立著,心裡這樣祈禱:天主,我感謝你,因為我不像其他的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我每週兩次禁食,凡我所得的,都捐獻十分之一。」

法利賽人的祈禱有四個貭素上的問題,我們要避免:

  1. 「法利塞人立著祈禱」這句話被許多人翻譯為,「法利賽人站著,向他自己祈禱,」意思是他不是真的向天主祈禱,而是自說自話。
  2. 他把自己和比他差的人比較—這有什麼功德?
  3. 他認為每週禁食兩次,十一奉獻就能保證他得到天主的祝福—其實不會。做善事是愛的表達;它們不能確保生活更容易。
  4. 我們知道他把功德歸功於自己,因為耶穌說這個比喻是為那些「自詡為義的人準備的。

比喻繼續說:「那個稅吏卻遠遠地站著,連舉目望天都不敢,只是捶著自己的胸膛說: 『天主,可憐我這個罪人罷!』」

在這裡,我們看到三個關於真正祈禱的見解:

  1. 你注意到法利賽人和稅吏都站著,這個祈禱的傳統姿勢嗎?那麼,區別在哪裡?他們的內心:一個驕傲,另一個謙虛。耶穌最後說:「我告訴你們: 這人下去,到他家裡,成了正義的,而那個人卻不然。因為凡高舉自己的,必被貶抑;凡貶抑自己的,必被高舉。 」謙卑是使他「成了正義」的原因,意思是他在天主的眼中是正義的。
  2. 但外在的祈禱表達也很重要!稅吏站在離聖殿很遠的地方,不敢舉目望天,捶著胸膛,他的外在表達就像我們在彌撒開始時所做的那樣。這與一些人所說的不一樣,「我不需要做那些天主教的儀式,比如去辦告解或參與彌撒,或者跪下,或者用念珠。」不對,因為這是你應該做的。祈禱主要是內在的,但真正的祈禱,會有外在表達,就像我們處理每一種人際關係一樣,用言語、擁抱和禮物來表達。我們需要用身體語言幫助我們祈禱:就像我們可以通過放鬆身體來放鬆心靈一樣,當我們採取跪下這樣的身體姿勢時,我們可以幫助心靈更好地祈禱。
  3. 稅吏關注的是天主,而不是他自己!他簡單而誠實的禱告說他需要天主的幫助!

這是我們禱告時想要具備的三個品質:內在的謙卑,外在的表達,以及對天主的專注。我們可以把像稅吏使用的這種祈禱稱為自發祈禱。這種祈禱 「又短…。又容易記起」是與日常生活有關的恩典。 (Fr. Robert Spitzer ),他的話包含了強有力的真理,使我們正確地關注天主和他的力量。我們所做的是不停地重覆。例如,「萬福瑪利亞,你充滿聖寵,幫我找到一個停車位吧。」嘿,對天主來說,沒有什麼祈禱是太小的!

稅吏的祈禱,「天主,憐憫我,一個罪人!」被擴展成所謂的「耶穌的祈禱」:「耶穌,永生天主的兒子,憐憫我,一個罪人!”在東方基督教,特別是在俄羅斯,這是“為生活祈禱的皇家方式”,因為當我們心存耶穌並真誠地祈禱時,它可以引導我們進入更深層次的祈禱。這個觀點是我們不斷重複這個短語,不是以機械的方式,就像我們反復對配偶說“我愛你”的方式。這是變得日常,而不是隨便:日常意味著它經常發生;隨便意味著它變得不重要。而保持日常事物有意義的方法就是深入我們所說的內容。隨著我們在這樣靈性上的成長,我們會在走路時、開車時、洗碗時、洗澡時都能開始祈禱。然後被簡化為“耶穌,慈悲”,或者甚至僅僅是“耶穌”的名字。

Robert Spitzer神父在他的偉大著作“靈修生活的五個支柱”( Five Pillars of the Spiritual Life)中概述了這十個自發祈禱。

  1. 「幫助」
  2. 「聖母瑪利亞」(The Hail Mary)。
  3. 「主啊,求你從這苦難中恢復過來。」
  4. 「奉獻出來」
  5. 「我放棄了,主啊。你照顧好它吧。」
  6. 「主啊,我接受你的寬恕」
  7. 「從我可能造成的任何傷害中恢復過來。」
  8. 「主啊,你是公正的審判者,你負責處理這件事吧。」
  9. 為敵人祈禱。
  10. 「願祢的旨意奉行」

這些例子幫助我們認識到什麼是可能的,這樣我們就可以發展我們自己的一套自發的祈禱。他建議我們專門為自己建立一個自發禱告的工具箱。有一個人祈禱說:「聖神來吧,隨你的意願來吧」三次。當我要求平安的時候,我經常說,「平安,主,平安」。這裡有人說,每當她焦慮發作時,祈禱「我的天主,我的主」會有所幫助。

讓我們把重點放在祈禱上,「請為我可能造成的傷害做好事,」因為這個祈禱可以幫助治愈那些我們在傷害過的人。當然,除了僅僅是祈禱之外,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比如道歉和贖罪,但今天,我們關注的是稅吏的性格,我們想 像他一樣祈禱。

這個禱告所做的是: 它承認天主有無限的能力來醫治我們所傷害的人;它說,「主啊,只有你能做到。我無能為力」。這是一種信仰的表達,可以抵消重複的令人沮喪的想法:比如:「我真是個傻瓜。我為什麼要這麼做?他們一定非常傷心。」雖然這些想法可能表達了健康的悔恨,但當它們不停重複並且令人沮喪時,對我們就毫無用處了。這種想法專注於我們自己的罪而忽略了天主的慈悲。而這種自發的禱告培養了對天主的認識,心意的改變。

如果你有機會,從十一月七日開始做 “向聖母的奉獻 Marian consecration”。它教會了我們很多關於祈禱的知識。我們的母親瑪利亞幫助我們在稅吏般的謙遜中成長。

作為神父,我傷害了很多人,這真讓人崩潰,所幸天主父的憐憫和醫治比我的罪大多了。我已經看到了:我見過十多年前我服務過的人,雖然我傷害了他們,但他們已經原諒了我—天主一直在他們的心里工作!而且我也見過其他人原諒已經過去的傷痛。

另外我知道天主的憐憫和醫治經常發生的原因是,天主同時幫助我原諒了那些傷害過我的人!一個幫助我選擇聖召的神父也曾經傷害過我,所以我再也沒有回去找他。他把我需要聽到的東西告訴我,我在抵抗天主的運作,他可以看穿我的自欺欺人。但我們彼此都清楚他對我有點苛刻(因為他關心我,不想讓我再欺騙自己)。

六年後,我原諒了他,完全忘記了這件事。但在我晉鐸前兩天,他在彌撒前走到我面前說,「Justin 執事,我想向你道歉……」我說,「這麼久才說啊,混蛋。」開個玩笑。我說「我接受道歉」我有禮貌地接受了道歉,感謝了他,沒有舊事重提。

你有沒有意識到他的道歉意味著他沒有忘記他對我犯下的罪?他這麼多年一直忘不了,也許在一直祈禱,「請為我可能造成的傷害做好事。」天主做了。所以,如果天主能為他做,他也會為我們而做。

這也是為什麼那個神父是一個聖人,一個真正的門徒,也是為什麼天主通過他感動人們,因為他是謙卑的。並不是說他沒有罪;他犯了罪,但他道歉了。

今天,讓我們重新開始。先從天主給予我們的寬恕開始,我們謙卑地懺悔我們的罪,然後寬恕那些冤枉我們的人。我們要選擇正確的自發祈禱,謙虛地專注於天主。

Posted: October 27, 2019

Fr. Jusin Huang

 
Fr. Justin grew up in Richmond, BC, the third of three brothers. Though not raised Catholic, he started going to Mass when he was 13. After a powerful experience of God’s love through the Sacrament of Reconciliation, he felt called to the Holy Priesthood at the age of 16.


其他主日反省

謙遜是通往天主之路 May Tam

謙遜不是軟弱而是其他德行的基礎

繼續閱讀 >
丙常年期第三十主日:祈禱的心態 吳智勳神父

讀了今日的福音,我們很容易以為耶穌僅是教人勿自高自大,要自謙自卑,因為天主貶抑驕傲的人,高舉謙遜的人。若是如此,我們可能錯過了比喻最重要的訊息。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