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修話語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32)

聖若望.鮑斯高剛剛做神父,幫助新堡本堂神父講道,他因講道簡單易明而著名,開始沾沾自喜。有一次,若望期盼在拉維亞諾鎮講道被人讚揚而出發,但他所騎的馬途中受驚,把他甩掉而昏迷。若望醒在救他的農夫之床上,農夫對他講述故事:有一晚,他運貨回家之時,他的騾累得倒塌在路上。農夫洩氣而大聲叫救命,立刻有修士跑出,把倒塌的騾拉上來,把他的衣服洗乾淨,又給他晚餐吃又給他床睡。明天早上,農夫想答謝他,但修士拒絕說:「也許我有一天也需要你的幫忙!」若望聽到就流淚,因為那位修士就是他;他告訴農夫,說:「你剛才報答了他千萬倍,天主上智以此表明善行必有善報。」若望謙虛了,立志不再為了炫耀自己博學多才而講道,而要為光榮天主。
日期: 2017 - 4 - 8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31)

1841年6月5日,聖若望.鮑斯高在總主教聖堂晉升鐸品,克服無數困難的他深深感謝天主在他九歲時以顯現召叫他做神父,並賜他講道理的效力,日後他藉此履行教導青年的職責。他在聖方濟各.亞西西堂獻第一台彌撒時,以故親友的容顏湧現在他眼前:最初教他拉丁文的賈路梭神父、死後顯現給他的朋友類斯.高木祿。若望回故鄉慶祝彌撒時,親朋戚友都高興地歡迎他,而母親對他說:「你開始慶祝彌撒的那一刻,就是你開始受苦的那一刻,你不久就領悟這話之真理。從此以後,專心救靈魂,除了你的祈禱以外,你不要再為我做任何事了。」若望感動得哭,因為母親領導他行在成為神父、救靈魂之路,他道謝母親的教訓,承諾至死不忘。
日期: 2017 - 4 - 1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30)

聖若望.鮑斯高與好友類斯.高木祿在修院時互相勉勵、改正對方。但高木祿身體孱弱,不久去世,他顯現給另一位修生,說:「我剛剛去世了。」其他修生不信,直到他們發現高目祿二十分鐘前的確去了世。若望與高木祿在世時定過契約:誰先去世要通知對方自己的情況。高木祿葬禮後的晚上,若望聽見他朋友的聲音:「鮑斯高!鮑斯高!鮑斯高!我已經得救了!」他看了明光,聽了雷聲,修院突然靜下來。修生們也看到光也聽到聲音,所以若望陳述顯現和契約後就十分震驚。不過,這經驗讓若望嚇到生病,直到母親給他食物吃才康復。他後來告訴別人不要定類似的契約,由於接觸超人性界對柔弱的人實在太恐怖,僅僅依賴信德已足夠。
日期: 2017 - 3 - 25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29)

聖若望.鮑斯高以適當的勉勵啟發他人成聖修德。他與好友類斯.高木祿計畫一起探訪一位在鄉村裡的神父朋友,但若望一到達就發現兩個人已外出,晚上才回去。他探問而得知整理神父家務的勤勞女僕人叫德蓮。若望最初敲門被德蓮拒絕,所以說:「那真可惜了,因為我們是好朋友。聽說德蓮女僕人又禮貌又斯文,請待我問候她。」她開心不已,說:「不必,我是德蓮,但你過獎了,我是個卑微的僕人而已。」若望回答:「神父沒有妳,甚麼都做不了,謝謝妳細心整理他的家。」他們談話一陣子,德蓮才發現若望和他的朋友尚未吃午飯,所以她很慷慨地接待他們,為他們做很豐富的午飯,使他們不禁而歡呼:「德蓮萬歲!」
日期: 2017 - 3 - 18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28)

在一八三五年,聖若望.鮑斯高決定入修院做神父,入修院之前有穿上修士黑袍的禮儀,禮儀完畢後,他母親對他說:「若望,你要記得:我寧願有個貧窮的農夫兒子,也不要富裕卻不負責任的神父兒子。」若望入了修院,善用光陰唸書,目的不僅為了滿足好奇心,更為了取得智識,且習慣很徹底唸書,常常唸目錄和序言來研究筆者的動機。修生們平常玩牌戲而若望玩得非常好運,但他一看到他贏到其他修生有財務問題的時候,而因常想念牌戲便不能專心祈禱讀書,他也不再玩牌戲了。修院的人有好有壞,若望照常只與好人結友而避免壞人。他善用在修院裡的光陰,幫助別人,成聖自己。
日期: 2017 - 3 - 11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27)

聖若望.鮑斯高最好的學校朋友之一是類斯.高木祿,這位又寧靜又勤學的男孩常常被欺負,有一次拒絕跟其他同學玩殘酷遊戲就在臉部被拍打兩次。那時候,他只回應說:「你滿足了嗎?那你走吧,我已經原諒了你。」另一次,高木祿又被同學欺負,而若望不能以威脅恐嚇他們走就毫無抑制地抓住其中一位同學,把他擺動而擊倒其他欺凌學生。教師進入調停爭執後就命令若望重演所發生的事,其體力使人驚訝得忘記懲罰他。高木祿之後告訴若望天主給他體力不是為了暴力的用途,反而他要以德報怨,寬舒別人才是聖人的行為。若望後來因高木祿的榜樣學會控制他的脾氣,成為青年的慈父。我們都應該感謝天主給我們良好的朋友,帶領我們做更好的人。
日期: 2017 - 3 - 4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26)

聖若望.鮑斯高青年時喜歡開玩笑,學會了做魔術。他能變出雞蛋、把水變成酒、猜中觀眾口袋裡有多錢還有知道遠方發生的事。若望特別喜歡戲弄他的房東古美諾先生,讓他懷疑若望是魔鬼的巫師,所以若望有一天被召喚見主教座堂的主司鐸來解釋他的魔術表演。若望先問神父給他幾分鐘考慮答案然後問神父給他五銅錢,但手錶及錢包神父都找不到,因此憤怒地指若望為偷竊的魔鬼奴才。神父冷靜下來之後再問若望解釋,他就回答只是手法的妙用:神父以為他攜帶著手錶和錢包,但手錶其實放在小桌子,而錢包放在跪凳上,所以若望把兩件東西藏在燈罩裡,解釋完就打開燈罩,還給神父。神父大笑,告訴若望繼續表演魔術,後來很多神父都參觀表演,喜歡若望在天主內常常喜樂。
日期: 2017 - 2 - 25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25)

聖若望.鮑斯高青年時期已經露出他的傳教熱誠,與一個叫喬納的猶太教男孩結友。但沒機會把他皈依天主教,直到一天,喬納跟猶太朋友爭執後,尋求若望的安慰。當若望告訴他天主教有辦告解的聖事,為所有受洗天主教徒提供,喬納回答猶太經師也能幫人辦告解。但若望指出經師又無責任保守機密又無權赦免罪惡,喬納突然表示想受洗而辦告解,所以若望送他一本天主教道理書。兩個月之間,喬納研究天主教,白日跟若望討論,夜間偷偷唸書。有一天,他的母親終於發現這本書,憤怒地指控若望誘惑她兒子反叛祖教,但若望回答真正了解天主教的人便會明白。喬納被家人與社會驅逐,但堅持在基耶里大教堂受洗。若望後來設立慈幼會,派傳教士去世界各地散播天主教。
日期: 2017 - 2 - 18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24)

一位驕傲的江湖賣藝人到了基耶里市,故意在禮拜天彌撒時候表演,以吸引更多觀眾。他很誇張地說他的演技比神父教訓重要。聖若望.鮑斯高決定以四場比賽挑戰他,以二百四十法郎定輸贏。第一場為跑步比賽,若望先前虔敬地劃十字架,贏了。第二場在橋附近跳遠,賣藝人跳到橋牆前,但若望挑到牆上而贏了。第三場比賽木棍,若望完美地把棍子傳到身體每部分,但棍子從賣藝人的鼻子上跌下來,使他輸了。第四場爭爬樹爬得雙足最高,賣藝人和若望都爬到最高的樹枝,但若望倒立在樹枝上,又贏了。賣藝人謙卑了,原本破產但若望開恩,只要他請他們兩個人與他的朋友們吃晚飯。賣藝人感動了,若望為使他人接近天主努力地而接受挑戰,給他很深的印象。
日期: 2017 - 2 - 11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23)

聖若望.鮑斯高在基耶里讀書時遠離壞同學,禮貌對待其他同學,但只與好同學才真正結友。因此,當壞同學誘惑他偷竊或逃學,他每次都拒絕。他創立「歡樂會」以勉勵同輩又開心又良性地生活,會規有兩則:其一,戒絕所有違反好教徒身分的言行;其二,謹守學生及信仰的本分。歡樂會的活動包括書籍分享、戲劇、遊戲及遠足,而若望會表演戲劇、彈鋼琴與唱歌。會員認真糾正惡習:每個講粗口的會員必被其他會員認真警告。這個經驗讓不少的會員完全改正生命:幾個懶惰學生加入後變成用功的學生、虔誠的信徒。藉此,我們看到若望已經為同輩表達一個人能又開心地生活又能做個好基督徒和好學生。
日期: 2017 - 2 - 4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22)

聖若望.鮑斯高的母親麗塔把他轉到一間位於基耶里市的學校。若望當時十六歲,明顯地比十一十二歲的同學們年長,但他四月內就升級兩次,念中二。他的新教師若瑟.西馬性格嚴格,最初看到若望笑說:「如果不是才子,就是呆子。」若望冷靜回答說:「我兩個都不,只有志求學而已。」若望對學習認真和成熟的態度後來給教師很深刻的印象。有一次,若望忘記帶拉丁文讀本上課,就抽出文法本隱瞞。教師終止講解,看到全班都對若望傻笑,就命令若望重複講解。若望拿著無用的文法本,毫無差錯地背誦整個講解,使全班同學之後都鼓掌。教師發現真相後,他初時的憤怒化為驚訝,就寬免了若望說:「我的孩子,天主賞賜你恩典,你必要善用,不可枉費。」若望後來善用記憶力服務青年人。
日期: 2017 - 1 - 28


segment_spiritual-talk

 
神修話語 – 何庭耀神父談論聖若望.鮑斯高 (21)

雖然聖若望.鮑斯高青年時時常缺錢,天主每次都幫他。有一次,村裡有一個節日遊戲,在廣場內設立油膩的木桿一支,誰能爬上就可獲獎品。很多年青人在群眾的歡呼聲中匆匆忙忙地爬上去,但爬到一半就疲倦地滑下來。若望察覺力很強,明白之前的參賽者失敗於沒有照全程而保持力量;他自己也試圖爬上,慢慢地爬上,偶然停止而休息。他的蝸牛之速最初讓群眾嘲笑他,直到他終於爬到木幹頂尖為止。若望想給其他人機會獲獎,所以只拿走一個載著二十里拉的布袋、一條香腸和一條手巾。二十里拉數目不小,而對若望金錢需求的幫忙也不小;在危急時,天主永遠都供應他。
日期: 2017 - 1 -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