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休息時復原

常年期第十五主日

申命紀 30:10-14

梅瑟曉諭人民說:「你要聽從上主你天主的話,謹守這法律書上,所記載的誡命和法令;你要全心全靈回頭,歸向上主你的天主。「其實,我今天吩咐你的誡命,為你並不太難,也不是達不到的。這誡命不在天上,以致你能說:『誰能為我們上到天上,給我們取下來,使我們聽了,好能遵行呢?』也不在海外,以致你能說:『誰能為我們渡海,給我們取來,使我們聽了,好能遵行呢?』其實,這話離你很近,就在你口裡,就在你心裡,使你遵行。」

哥羅森書 1:15-20

耶穌基督是不可見的天主的肖像,是一切受造物的首生者,因為在天上和在地上的一切,可見的與不可見的,或是上座者,或是宰制者,或是率領者,或是掌權者,都是在他內受造的;一切都是藉著他,並且是為了他,而受造的。他在萬有之先就有;萬有都賴他而存在。耶穌基督又是身體——教會的頭:他是元始,是死者中的首生者,為使他在萬有之上,獨佔首位,因為,天主樂意叫整個的圓滿,居住在他內,並藉著他,使萬有,無論是地上的,是天上的,都與自己重歸於好,因著他十字架的血,立定了和平。

路加福音 10:25-37

那時候,有一個法學士起來,試探耶穌說:「師父,我應當做什麼,才能獲得永生?」耶穌對他說:「法律上記載了什麼?你是怎樣讀的?」他答說:「你應當全心、全靈、全力、全意愛上主、你的天主;並愛近人如你自己。」耶穌向他說:「你答得對。你這樣做,必得生活。」但是,那法學士為顯示自己有理,又對耶穌說:「誰是我的近人呢?」耶穌回答說:「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來,到耶里哥去,遭遇了強盜;他們剝去他的衣服,把他打的半死,就丟下他走了。正巧,有一個司祭從那條路上下來,看了看他,便從旁邊走過。又有一個肋未人,也是一樣;他到了那裡,看了看,也從旁邊走過。「但有一個撒瑪黎雅人,路過他那裡,一看見,就動了憐憫的心,於是上前,在他的傷處,注上油與酒,包紮好了,又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把他帶到客店裡,小心照料他。第二天,取出兩個銀錢,交給店主說:請你小心看護他!不論額外花費多少,等我回來時,必要還給你。「你以為這三個人中,誰是那遭遇強盜者的近人呢?」那法學士答說:「是憐憫他的那人。」耶穌於是給他說:「你去,也照樣做吧!」

主日講道

(本譯稿略經修輯,特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即埸傳譯之用,所有引用語出處省掉,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讓我再解釋一下: 為什麼我們堂區剛剛開始了一個叫「安息夏日」,在這個季節,我們在天主內休息,慶祝最重要的事情。我們不單需要休息,而且,作為本堂神父,在這裡服務了五年之後,我看到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有同樣的問題。我們很多人在生活中都有大量的靈修成長,我們為此讚美天主。我們的靈修生活、人際關係,在過程仍然中不斷重複同樣的問題,以致對我們精神和身體健康都有影響。

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們一直太忙了,沒有時間去療傷。所以我們需要放慢腳步,問耶穌要如何作治療。

今天的福音中慈善的撒瑪黎雅人的比喻 – 字面意思是,任何需要幫助的人都是我們的鄰人。我們教會的教父們都看到了一個更深層次的意義。根據經文,慈善的撒馬黎雅人不是我們,而是耶穌!躺在路邊的傷者是全人類。教宗本篤問:「難道不是人類。在整個歷史中被疏離,被虐待,被濫用?」 中世紀神學家說,比喻中有關那位受傷的人的兩個描述適用於整個人類:

  1. 說他被「剝去」;這意味著我們喪失了超性的恩典;
  2. 他「半死半活」,意味著我們在人性中受傷。我們與天父分離了,我們的人性破碎了。

從耶路撒冷到耶里哥的路,大約九個小時的路程,彎曲穿過群山,是盜賊埋伏之地; 正好象徵著生命旅程。司祭和路過的肋未人代表文化和宗教,單靠這些文化和宗教 對我們是沒有幫助的(這與我們的情況相似,因為我們經常尋求耶穌以外的幫助)。然後來了撒馬黎雅人,代表耶穌,他可以並且會幫助我們。我們應該記住,撒馬黎雅人被認為是不純正的猶太人,所以猶太人拒絕他們,甚至不願與他們交談(人類也通常這樣看待天主,把他看作一個我們不感興趣的外國人)。

但耶穌仍然來醫治我們。在傷處注上油與酒, 象徵著聖事的治愈能力;撒馬黎雅人把受傷的人放在坐騎上, 坐騎代表Fr. Justin,他必須承擔一千人,被人像野獸般驅趕(只是開玩笑!);客棧代表教會,耶穌在那里安排我們療傷,並提出在他回來時支付所有需要的開支。

這裡隱藏著一個真理:醫生通常在病人睡著的時候最容易進行治療。聖女小德蘭早在一八九五年就意識到了這一點:「為了進行手術,醫生讓病人入睡」。比喻中「半死半活」的人必須休息才能得到痊癒。撒馬黎雅人和他一起在客棧過夜,然後,第二天早上,他給了兩個銀幣,相當於兩天的工資,所以這個人大概要在那裡休息幾天。現在,想像那人說,「好了, 我得回去工作了。我有郵件要回复。麻煩你把我的手機遞給我吧?」。這就是我們很多人一年到頭都在做的事情:我們已經半死不活了,但我們仍然保持著很好的狀態,因為實在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治愈需要謙遜和合作。承認我們受傷了,然後真正做點什麼,這需要謙虛。需要合作才能讓醫生治愈我們。

所以,讓我們現在一起謙虛承認:我們都有問題。第一個問題是:耶穌想要在我們的生命中治愈什麼?第二個問題是:他想怎麼做?

今年夏天,耶穌希望我們休息。許多人去看一次醫生。或者找輔導員見他三次,便可以見效。我們大家都需要每週休見來得到幫助… 從哪裡呢? 朝拜聖體小堂。找一個靜修處,參加一個工作坊,辦一個妥當告解。如果我們拿出時間休息和療傷, 我們一定會有一個有前所未有 最好的夏天。

現在,這是今年夏天的禮物。這叫 「FORMED成長」。以下是介紹視頻。

我們提供「FORMED成長」是因為我們在夏天不會安排太多的活動。我們已經訂閱了兩個月,您可以免費通過我們堂區網站或座位小咭所示的資料。例如, 你可以聆聽包括有: 「在痛苦中 可以做的十五件事」,「憤怒和寬恕」,「堂堂男子漢」,「平息情緒風暴」,等等。

本週, 朝拜聖體時的小提示:使用正確的資源。我們小堂裡的書絕對是珍貴的,只能借閱!如果我們不知怎樣祈禱,那就拿起一本書,讓它引導你,因為聖神通過好書與我們說話。

或者, 當您使用 FORMED 時,請轉到「團體 Community」頁面,您將看到關於祈禱、朝拜和治療等一糸列良好的資源。你可以根據「禱告 Prayer」、「崇拜 Adoration」或「如何祈禱How to Pray」來搜索,並使用那裡的資源。

今年五月,我去了一次改變了我一生的避靜 – 這是我不會輕易說出來的。當我在去南達科他州South Dakota 的飛機上祈禱時,我意識到我在欺騙天主:在退省時無論怎樣,我都會向他全神貫注,但當我回來時,我會給他時間祈禱,而我總是想著你們所有人和我的事工。所以,我把這些告訴了Trudy,我的靈修導師,說我擔心我會重複前三年同樣的錯誤。她說我以前曾提過這件事,所以我們決定把重點放在這件事上。

這是問題所在: 我知道我應該給天主所有的祈禱時間,應該多睡覺,因為這是一件合情合理的事情,但我一直在犯同樣的錯誤,基本上自我成年以來都是這樣。我這麼做是因為我的思維方式:我腦子裡有太多的想法,說我必須更加努力,有些是好的,有些是扭曲的。

例如,我意識到,從十六歲開始,我就覺得我必須照顧別人。我記得在聖保祿堂 St. Paul Parish 負責青年小組,在離開之前我不得不和每個人說「再見」。我知道大家都沒事,我就可以休息了。這當然是一個很好的意願,但是要照顧一千零六十八個人是不可能的。

但後來我的腦子裡也出現了一些謊言。我不想成為一個世俗的,懶惰的神父,所以我拒絕任何看似放縱的事情,包括睡眠。如果我睡超過六個小時,我會感到內疚,因為我應該過著犧牲的生活,因為這是耶穌所做的。我不能忍受妥協,所以我走到了另一個極端。但更深層次的屬靈真理是,我們的犧牲必須符合天主的旨意。並不是每一個犧牲都是天主想要的,所以一個成熟的基督徒必須辨別 天主的旨意,天主的旨意總是正確的。

在退省時,每天,我都會花至少四個小時默默祈禱,每一小時一次,寫下我腦海中所有的謊言和扭曲,然後我會把它們帶去見 Trudy。我們一起祈禱:她會先用所謂的「覆蓋祈禱 covering prayer」先給我們來個保護,然後我會重複三次棄絕謊言,每次,她都會要求把謊言交於耶穌的神聖傷口。然後我們會停下來談論耶穌對我說的話。在經歷了每一個謊言之後,我終於感覺到自由了。

假如我沒有去退省,這不會奏效的,因為我太忙了,沒有時間處理所有的謊言。即使我有時間處理其中的五個,還有二十九個其他的謊言會讓我繼續做同樣的行為。我需要時間休息,讓醫生治我。這種靈修上的手術要經過六天的時間。

現在我和天主在一起的時間比以前多了,因為這就是我需要的-我已經把它放進了我的日程表中。我比前更容易入睡,我更愛天主,更渴望把我的一生全部給衪。我一向覺得對你們的時間不足; 但真理讓我釋懷。這個真理就是: 如果我做天主的旨意,會有四個好處:

  1. 當我跟你們交談時,我會給你更多的愛;
  2. 我對耶穌說:「主啊,如果我不能給他們更多的時間,你必須答應我,你會比我更好地照顧他們。」他說他會的;
  3. 現在,我會更加力地為你們祈禱;
  4. 因為我不會給你們那麼多的時間,所以你們都會以更成熟的方式成長,為你們的精神健康和成長承擔更大的責任。

每六個月離開一次,這樣七天的靜修,無論是時間、金錢,都非常值得,當然是我自己的花費。我希望你給耶穌同樣的時間和資源得到治愈。

耶穌在我們休息的時候最能治愈我們。

Posted: July 14, 2019

Fr. Jusin Huang

 
Fr. Justin grew up in Richmond, BC, the third of three brothers. Though not raised Catholic, he started going to Mass when he was 13. After a powerful experience of God’s love through the Sacrament of Reconciliation, he felt called to the Holy Priesthood at the age of 16.


其他主日反省

「你去,也照樣做吧」(路 10:37) Shiu Lan

「愛近人如你自己」(路 10:27)

繼續閱讀 >
丙年常年期第十五主日 誰是我的近人? 吳智勳神父

今天的福音提到慈善撒瑪黎雅人的比喻,這是路加福音所獨有的故事。路加想藉著這比喻讓我們注意法學士問的一個問題:「誰是我的近人?」畢竟這比喻是由此問題引起的。過去有人認為比喻的人物皆有所代表,如慈善的撒瑪黎雅人代表耶穌,傷者代表罪人,司祭與肋未人代表猶太當權者,客棧代表教會,店主代表保祿宗徒。這種解釋不但牽強,而且支離破碎,使人難以把握比喻的訊息。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