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常年期第十五主日 誰是我的近人?

常年期第十五主日

申命紀 30:10-14

梅瑟曉諭人民說:「你要聽從上主你天主的話,謹守這法律書上,所記載的誡命和法令;你要全心全靈回頭,歸向上主你的天主。「其實,我今天吩咐你的誡命,為你並不太難,也不是達不到的。這誡命不在天上,以致你能說:『誰能為我們上到天上,給我們取下來,使我們聽了,好能遵行呢?』也不在海外,以致你能說:『誰能為我們渡海,給我們取來,使我們聽了,好能遵行呢?』其實,這話離你很近,就在你口裡,就在你心裡,使你遵行。」

哥羅森書 1:15-20

耶穌基督是不可見的天主的肖像,是一切受造物的首生者,因為在天上和在地上的一切,可見的與不可見的,或是上座者,或是宰制者,或是率領者,或是掌權者,都是在他內受造的;一切都是藉著他,並且是為了他,而受造的。他在萬有之先就有;萬有都賴他而存在。耶穌基督又是身體——教會的頭:他是元始,是死者中的首生者,為使他在萬有之上,獨佔首位,因為,天主樂意叫整個的圓滿,居住在他內,並藉著他,使萬有,無論是地上的,是天上的,都與自己重歸於好,因著他十字架的血,立定了和平。

路加福音 10:25-37

那時候,有一個法學士起來,試探耶穌說:「師父,我應當做什麼,才能獲得永生?」耶穌對他說:「法律上記載了什麼?你是怎樣讀的?」他答說:「你應當全心、全靈、全力、全意愛上主、你的天主;並愛近人如你自己。」耶穌向他說:「你答得對。你這樣做,必得生活。」但是,那法學士為顯示自己有理,又對耶穌說:「誰是我的近人呢?」耶穌回答說:「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來,到耶里哥去,遭遇了強盜;他們剝去他的衣服,把他打的半死,就丟下他走了。正巧,有一個司祭從那條路上下來,看了看他,便從旁邊走過。又有一個肋未人,也是一樣;他到了那裡,看了看,也從旁邊走過。「但有一個撒瑪黎雅人,路過他那裡,一看見,就動了憐憫的心,於是上前,在他的傷處,注上油與酒,包紮好了,又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把他帶到客店裡,小心照料他。第二天,取出兩個銀錢,交給店主說:請你小心看護他!不論額外花費多少,等我回來時,必要還給你。「你以為這三個人中,誰是那遭遇強盜者的近人呢?」那法學士答說:「是憐憫他的那人。」耶穌於是給他說:「你去,也照樣做吧!」

主日講道

  今天的福音提到慈善撒瑪黎雅人的比喻,這是路加福音所獨有的故事。路加想藉著這比喻讓我們注意法學士問的一個問題:「誰是我的近人?」畢竟這比喻是由此問題引起的。過去有人認為比喻的人物皆有所代表,如慈善的撒瑪黎雅人代表耶穌,傷者代表罪人,司祭與肋未人代表猶太當權者,客棧代表教會,店主代表保祿宗徒。這種解釋不但牽強,而且支離破碎,使人難以把握比喻的訊息。

  故事很簡單,有人在路上被人打傷了,這在當時是一件相當普遍的事。這人既由耶路撒冷下來,極可能是一個猶太朝聖客。朝聖的人在路上時常遇到強盜,這些強盜很多都是撒瑪黎雅人,因為撒瑪黎雅人很討厭人到耶路撒冷朝聖,他們與猶太人就應在何處朝拜天主爭論不休;歷史上他們亦與猶太人不和,而且發生戰爭。這班強盜打傷了他,洗劫後丟他在路邊。

  有三個人經過現場,第一個是司祭,很可能大家心裏立即想到身為司祭,即如今天的神父,應是好心腸的,為什麼會見死不救?但如果我們設身處地看,這司祭並不是沒有理由的。在聖殿服務的必須遵守聖潔的法律,所有不潔之人,不可以在聖殿服務,直至完全潔淨自己為止。再者,聖殿服務是輪班的,相傳那時耶路撒冷及附近的司祭有兩萬人之多,大概要等很久才輪到自己值班。那司祭很害怕碰到這傷者,倘若這傷者後來死去,自己就成為不潔的人,要用七天去潔淨自己,很可能因此錯過了在聖殿服務的機會了。為他來說,為主在聖殿服務是一件神聖的工作,比救人更重要,可能經過一番掙扎後,他最後理性地決定選擇不救人。

  第二個路經的是個肋未人,所有司祭都是來自肋未這一支派,他的理由大概一樣,因為他也在聖殿服務,不想碰到死人,失去在聖殿服務的機會。此外,可能這人很謹慎,想到路上不甚太平,他擔心這可能是一個陷阱,假使他停下來,埋伏的同黨便會一擁而上。在這種危險地帶,根本自身難保,何況救人?所以經過一番理性分析後,他也沒有對傷者施以援手便急急走了。

  第三個路過的是個撒瑪黎雅人,如果是一個猶太的聽眾,一聽到撒瑪黎雅人出現,心裏一定會想到這個傷者真是禍不單行,已經受傷了,又沒有錢,更遇上一個敵人,不知這個撒瑪黎雅人會不會走過去踢他兩腳再走?結果卻完全出乎意料之外,那人動了憐憫的心,沒有用理性去分析是否應該幫助眼前受傷的敵人,幫了以後怎樣向同族人交代?有時我們太理性了,沒有碰到自己的心,理性往往是冷冰冰的,不像憐憫的心那麼容易察覺別人的需要,憐憫心很多時都是善行的好指導。

  讓我們回到法學士最初的問題:「誰是我的近人?」為一個猶太人,近人是指與他們同信仰、同種族的猶太人,其它一切都是不潔淨的外邦人。聖經上所謂的愛近人如愛自己,為猶太人來說是愛自己同種族的人如同愛自己一樣。耶穌在比喻裏打破了這個界限,近人是我愛的對象,但不拘限於同信仰和同種族的人,而是泛指一切有需要的人。注意耶穌問法學士的問題:「你認為三個人當中,誰是那個遇到強盜者的近人?」再比較法學士原先的問題:「誰是我的近人?」我們會發覺耶穌不但要求基督徒無分種族與宗教,幫助一切有急需的人,而且更進一步主動地使自己成為別人的近人。耶穌的問題其實是一份邀請,帶領法學士更上一層樓,可惜法學士理性地知道答案,卻未能觸動憐憫心,他的回答:「是憐憫他的那個人」,正反映出他仍然未能擺脫種族的仇恨,不屑稱呼那撒瑪黎雅人,未能明白耶穌問題中的邀請。不過,耶穌還不灰心,仍充滿希望的鼓勵說:「你也照樣去做吧!」。願我們明白耶穌的苦心,不光是理性地了解,更以憐憫心付諸實行,使自己成為別人的近人。

Posted: July 14, 2019

吳智勳神父

 
吳智勳神父是香港耶穌會㑹士,一九七九年於香港晉鐸。他曾任耶穌㑹香港澳門會長,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舍監,現任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倫理神學及中國哲學史教授,香港大學聖安多尼堂區上智之座小堂主任司鐸,及神學雜誌《神思》主编。著作有:《基本倫理神學》,《和平綸音:主日及節日講道》,《耶穌基督普遍救恩:基督徒倫理本地化探索》。 Rev. Fr. Robert Ng Chi-Fun, ordained in 1979, is a Jesuit priest in Hong Kong. He was Chairma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and Warden of “Ricci Hall” hostel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rrently, he is Professor of Moral Theology and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and Rector of Our Lady Seat of Wisdom Chapel at St. Anthony's Parish. He is also Editor-in-chief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ological magazine Meditation. His publications include: Fundamental Moral Theology, Speak of Peace: Sunday and holiday homilies, and The Universality of Salvation in Jesus Christ. 吳智勳神父專訪(一): 道德導航儀 吳智勳神父專訪(二): 愛在臨終時


其他主日反省

在休息時復原 Fr. Jusin Huang

讓我再解釋一下: 為什麼我們堂區剛剛開始了一個叫「安息夏日」,在這個季節,我們在天主內休息,慶祝最重要的事情。我們不單需要休息,而且,作為本堂神父,在這裡服務了五年之後,我看到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有同樣的問題。

繼續閱讀 >
「你去,也照樣做吧」(路 10:37) Shiu Lan

「愛近人如你自己」(路 10:27)

繼續閱讀 >
讀聖經的寓言 Edmond Lo

當我們閱讀聖經時,不要忽略聖經裡面許多故事的寓意 – 這些寓意直接或間接地指向基督。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