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服務而做

常年期第二十二主日

德訓篇 3:19-21, 30-31

我兒,執行你的工作時,應當謙和;這樣,你會比施惠的人,更受人愛戴。你越偉大,在一切事上,越當謙下;這樣,你才能在上主面前,獲得恩寵;因為,只有上主的權能,是偉大的,被謙遜的人所尊崇。驕傲人的創傷,無法醫治,因為罪惡在他們身上,已根深蒂固,而他們卻不自覺。明智者的心,領會寓言;智慧者的心願,是希求熱心的聽眾。

希伯來書 12:18-19, 22-24

弟兄姊妹們:你們並不是走近了那可觸摸的山,那裡有烈火、濃雲、黑暗、暴風、號筒的響聲,以及說話的聲音。當時,那些聽見的人,都懇求天主,不要再給他們說話。然而,你們卻走近了熙雍山,和永生天主的城、天上的耶路撒冷,走近了千萬天使的盛會,及已登記在天上的首生者的集會,又走近了審判眾人的天主,走近了被成全的義人的靈魂,走近了新約的中保耶穌。

路加福音 14:1, 7-14

在安息日,耶穌進入一個法利塞人首領的家吃飯;他們就留心觀察他。耶穌注意到被邀請的人,如何爭坐首席,便對他們講了一個比喻,說:「幾時你被請去赴婚宴,不要坐在首席,怕有比你更尊貴的客人,也被請來,那請你而又請他的主人,要來向你說:請讓座給這位客人!那時,你就要羞愧地退到末座。「你幾時被請,應去坐末座,等那請你的主人,走來給你說:朋友,請上坐吧!那時,你在同席的眾人面前,才有光彩。因為,凡高舉自己的,必被貶抑;凡貶抑自己的,必被高舉。」耶穌也向請他的人說:「幾時你設午宴或晚宴,不要請你的朋友、兄弟、親戚,及富有的鄰人,怕他們也要回請你,報答你。你幾時設宴,要請貧窮的、殘廢的、瘸腿的、瞎眼的人。「這樣,你就有福了,因為他們沒有什麼可報答你;但在義人復活的時候,你必能得到賞報。」

主日講道

(本篇譯稿略經修輯,特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即埸傳譯之用,所有引用語出處省掉,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我在台灣的時候,住在教廷梵蒂岡大使館,羅素蒙席說: 梵蒂岡外交服務處的神父都知道誰最先獲得委任當使節(使節是教宗在一個國家的大使),還有他被派往哪個國家,我感到很驚訝。他們的想法是: 如果一個神父在四十九歲之前被任命為總主教,那是一種榮譽,如果他被分配到像英國這樣的第一世界國家,而不是像非洲這樣的第三世界國家,就會被認為是最優秀一份子。我說,「真的嗎?他們怎麼會擔心這種事情?」他說,「哦,這種事在家庭裡一樣會發生。神父們都知道誰能被派往一個大的堂區、一個錚錚向榮的堂區,還是一個垂死的堂區」。我意識到他是對的:我們知道誰在人群中看起來更成功,更受尊重,更神聖。

所有的人都會迅速地評估對方。有一次,在一個大型聚會中,一位訪客在樓下指著你們中的一個問我:「那是誰?」我告訴了他。訪客說,我猜他是一個領導,一個推動者,一個贏得尊重的人───他說對了。

我們通常將自己與生活在相似階段的其他人作為比較:父母們把自己的孩子與其他人的孩子的比較,誰的車子更好,誰有更新,更大的房子,誰更強大,誰更成功。女人知道誰更漂亮,誰看起來更年輕。

我們從小就開始這樣想了。有一次,在退省的時候,我無意中聽到一些七年級的女孩子互相誇獎對方的美貌。一個對另一個說說,「哦,你真漂亮。」 我想,我在七年級的時候,從來沒有這樣交談過。我只知道我的兄弟長得比我醜,我們不說。但是,我在七年級時候確實知道家裡誰得到更多的關注,誰更受歡迎。

福音中關於在婚宴上坐席的那個比喻,我們可能覺得併不適用於現在的我們,因為當時是以榮譽為基礎的社會。但現實的確如此,雖然我們再不用「榮譽」和「恥辱」這樣的用詞,我們仍然知道誰比較好,更有才華,更受歡迎。它說,「耶穌注意到被邀請的人,如何爭選首席,便對他們講了一個比喻說:『幾時你被人請去赴婚筵,不要坐在首席上,怕有比你更尊貴的客也被他請來,那邀請了大家的主人要來向你說:請讓座給這個人! 那時,你就要含羞地去坐末席了。』」

耶穌並不是說宴會上沒有上座,是有的!有些人比其他人更顯赫。我們現在的文化喜歡說:「人人都是平等的」,「你和其他人一樣優秀。」這只有一部分是真的。就像孩子們玩遊戲,每個人都得到「參與」獎,老師宣稱,「沒有贏家和輸家。每個人都是贏家」 誠然,我們在尊嚴上都是平等的,但有些人確實更有能力、更有美德或更有成就。

因為我們經常不能全面的看清楚一個人,甚至我們自己,也不能給予百份百正確的判斷,耶穌說,「不要坐上座。」 謙虛奌,有些人可能比我們好,輸的時候要有禮貌,承認有些人比我們更有才華,可能比我們更努力,讓別人來評判。真正的榮譽不是自己說的,而是別人給的。不要刻意去追求它。榮譽就像感恩:感恩很重要,我們應該說「謝謝」,但我們不應該為了追求被感恩而做事情。如果我們刻意追求,我們就是把天主的恩賜建立在這些自我價值的基礎上。

耶穌繼續說:「你幾時被請,應去坐末席,等那請你的人走來給你說: 朋友,請上座罷! 那時,在你同席的眾人面前,你才有光彩。因為凡高舉自己的,必被貶抑;凡貶抑自己的,必被高舉。 」

1)「去坐在末席。」是對這種謙遜的考驗之一,當我們被羞辱時,我們不感到意外。如果我們在某件事情上失敗了、被糾正了或者被輕視受人取笑,而感到意外,那是因為我們不夠謙虛。看看這句話:「真正把自己放在最後位置的人,當其他人也這麼看你時,你不會感到意外。」想想看:耶穌剛剛告訴我們坐在最低的位置。如果我們真的相信我們是排列最後,為什麼當人把我們當作最後一名來對待時,我們怎麼會感到意外呢?

當然, 我們也不能不讓自己被粗暴對待,也不讓我們的孩子被欺負。我們說的是讓我們消除那些不健康的驕傲。我們當然應該要支持維護自己,但這並不因為我們的自尊心受到傷害,自己覺得自己偉大,而是因為它是「正確的」───這有一個細微的區別。維護自己不是因為情感受到傷害,而是來自於對真理和正義的渴望。

例如,如果有人取笑我,我不會翻來覆去地想這件事情,也不會讓它傷害我的自尊,因為也許我就是最差勁的一個,我的自尊不是來自別人,而是來自天主。我也會保護自己,努力阻止邪惡,但不會失去心中的平安。

2)當耶穌說,「當你的主人來的時候,他可能會對你說,『朋友,請上座』這意味著我們不能拒絕提升。有些人說「謙虛」就是「拒絕讚揚」;可以問問龔執事:中國人是如何轉移人家的恭維───相當有趣。當有人讚美我們時,其實更好,更基督徒的回答是說,「謝謝。這是一份恩賜。讚美天主。」

如果我讚美你,這是一種愛的表達,如果你推開我真誠的讚美,你就是在推開我的愛。如果我們說這,「謝謝。這是一份恩賜。讚美天主。」那麼我們接受了愛,並將恩賜歸予真正的施予者───天主。

3)「去坐在最低的地方。」要這樣做,但不是為了得到稱讚。當我們暗地里希望別人會注意到我們的時候,我們仍然執著於別人的認可而不是天主的接納。

Fr. Francis Martin說。 「我們不要在最低的位置,希望得到提升:最低的位置就是提升,因為這是與耶穌共享的,祂說:「因為人子來不是要受服事,乃是來服事,捨命作許多人的贖價」,他說:「因為人子,不是來受服事,而是來服事人,並交出自己的性命,為大眾作贖價。

哇!。耶穌拿了最後一名!想像一下:在溫哥華市中心的一個有四百人參加的大型婚宴上,有四十張桌子,頭桌在最高的舞台上,我們所有人都按照與新人的親疏關係被分配到座位上。最親的人在舞台附近,其餘的人在遠遠的邊緣,輪到最後才吃到東西。我們表面微笑,但心裡開始生氣了,因為我們快餓死了,自助餐前面的人佔很多時間選擇最好的食物!然後我們看到耶穌在四十號桌。他沒有吃東西。他站著在為最後一張桌子服務。

你還記得耶穌在最後晚餐上說:「外邦人有君王宰制他們, 那有權管治他們的,稱為恩主;但你們卻不要這樣:你們中最大的,要成為最小的;為領袖的,要成為服事人的。是誰大呢﹖是坐席的,還是服事人的﹖不是坐席的嗎﹖可是我在你們中間卻像是服事人的。」?排在最後是提升,是服務,而服務就是統治。

聖保祿寫給斐理伯人書說:「耶穌,雖具有天主的形體,…,卻使自己空虛,取了奴僕的形體…;衪貶抑自己,聽命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為此,天主極其舉揚衪,賜給了衪一個名字,超越其它所有的名字,致使上天、地上和地下的一切,一聽到耶穌的名字,無不屈膝叩拜;…」

我們這兩個月的「安息夏天」已經結束了。我希望那是一個在主內休息和慶祝他的美好時光。當然,沒有一個季節是完全結束的:從去年開始,我們經歷了幾個季節:九至十二月「邀請的教會(Hospitality)」,一至四月「聖體之心(崇拜)」,五至六月「打破沉默(虔誠的談話)」,七至八月「安息日(休息)」。一個季節結束後,我們繼續履行下去,所以繼續遵守每個星期天的安息日吧!

現在我們開始新一季,九至十一月,名為「Made for Mission(服務)」。耶穌來服侍。他給了我們這麼多,現在我們也奉召做同樣的事情。我們要把得到的奉獻出來!他的使命是將自己的生命為許多人「作贖價」,意思是將人類帶回到聖父那裡───你能想到比這更重要的使命嗎?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使命,祂要求我們與祂分享。這將幫助我們實現堂區願景的第三部分,「像耶穌一樣去愛」。

但我們都是為不同的使命而生的。有一次,Westminster Abbey的一位僧人P.Augustine抓住我的上臂,笑著說:「Justin。」「是,神父。」「你知道聖本篤說,『每個人都有合適的恩賜』嗎?」 「不知道,神父。」「那你應該知道。」

我們每個人都有獨特的天賦,旨在讓別人更接近天主。有些人有的比其他人更大,每一種天賦都是必須的。我們需要所有人的天賦,天主給每個人的天賦都是有理由的。

所以,接下來的三個月裡,我們將談論有關「使命」、「服務」和不同的恩賜。以下的清單是不同的恩賜:鼓勵、幫助、款待、憐憫、牧養、福傳、先知、教學、管理、領導、給予、服務、獨身、非凡信仰、傳教、神貧、醫治、代禱、知識、智慧、手藝、音樂、寫作等等。當我們找到適合我們的服務方式時,即使是犧牲的,也會變得令人難以置信豐碩和快樂!

我的夢想是我們所有人都能發揮自己的天賦。我們想幫助大家去解開。例如,Deacon Andrew注定是一名執事 ;他非常棒。他自己知道沒有靈性領導的天賦,卻有服務的天賦。他是一位領導,只不是技術類的。但我們需要他在他的服務中茁壯成長! Anna Lam 告訴我,她喜歡領導信仰學習(Faith Study),甚至遷就其他人也願意做! Ron Siy顯然在熱情好客中茁壯成長:他每周至少服務三次彌撒,就好像一隻大泰迪熊,能傳遞天主的熱情歡迎。 Jackie Chau熱愛並有才華幫助人們發現他們的天賦,她正在幫助組織我們的堂區去做這件事。當我看到Alan Bolivar做我們所有的視聽工作時,真令人興奮──他在視頻編輯方面很優秀。我告訴他,他的天賦幾乎每週都幫助一千零六十八個人。最近我注意到天主總是回應Vicky Chang的祈禱,我甚至認真地請她告訴我她在祈禱什麼,這樣我就可以配合,完成天主的旨意。

我們這個季節的目標是,我們都能以某種方式在靈性上服事,並發現天主給我們的恩賜。

我以一個聽起來很有趣的故事來結束,但我要強調的是:我們所有的恩賜都是為了服務。

大約在一九六零年,著名的Sheen大主教飛往芝加哥,有一位非常漂亮的空姐坐在他旁邊。她說:「你還記得見過我嗎?」他說:「不記得。我應該,但我不…」她說,…「兩年前在這架飛機上我遇見了你,我和你坐了二十分鐘,我記住了你說的每一個字。」「我說什麼了」「你開始時說, 『你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生。你知道嗎,在天主給的所有恩賜當中, 「美麗」這個恩賜往往是祂最後得到回應的…。祂給錢;人們用錢來幫助窮人;他給歌,人們用歌來讚美祂;當他給美麗的時候,他有時什麼也得不到…。所以你為什麼不考慮 把你的美麗獻給那些 從未見過美麗的人。 』你是這麼說的。 」她說,「這聽起來就像我…」她說,「我有兩年的時間來考慮這件事,我已經下定決心了。我願意做任何事。」「什麼時候?」「就現在。」他說,「好吧,你來我在紐約的辦公室,我會告訴你去哪裡。如果你想知道,我現在就告訴你。」她說,「這並沒有什麼不同,」他說, 「你要去越南,去一個麻風病人聚居地。」

她今天仍然和一位女醫生在一起,他們有一輛吉普車…。尤其是在麻風病人藏匿…的橋樑下。她把它他們撿起來,帶到麻風病人的聚居地,照顧它們。因此,麻風病人在他們的生活中第一次看到了一些美麗的東西。而她,憑著對人類的愛…。也看到了非常美麗的東西。

如果我們今天跟隨耶穌謙卑的教導,我們就不會再做無用的比較了。我們將是自由的,像他一樣,佔據最後的位置,服務,並從中找到快樂!每個人有各自的天賦,而天賦是為服務而給予的。

Posted: September 1, 2019

Fr. Jusin Huang

 
Fr. Justin grew up in Richmond, BC, the third of three brothers. Though not raised Catholic, he started going to Mass when he was 13. After a powerful experience of God’s love through the Sacrament of Reconciliation, he felt called to the Holy Priesthood at the age of 16.


其他主日反省

用謙卑和敬畏至聖之心參與彌撒 Edmond Lo

為什麼天主教徒在參與彌撒的時候,會下跪、低頭、捶胸和做各種謙卑自己的動作?我們現在明白了。

繼續閱讀 >
丙常年期第廿二主日:進天國的條件 吳智勳神父

連續幾星期的福音讀經都是和天國有關的,今日的兩個比喻也不例外。表面看來,第一個比喻是耶穌向被邀請的客人訓誨,另一個比喻是向請祂的主人講話。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