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只能見到我們願意見到的

四旬期第四主日

撒慕爾紀上 16:1,6-7,10-13

那時候,上主對撒慕爾說:「把你的角盛滿油;我派你到白冷人葉瑟那裡,因為在他的兒子中,我已為我選定了一位君王。」撒慕爾等人一來到,看見厄里雅布,心裡想:這一定是站在上主面前的受傅者。但上主對撒慕爾說:「你不要注意他的容貌,及他高大的身材;我拒絕要他。因為天主的看法與人不同:人看外貌,上主卻看人心。」葉瑟就叫他的七個兒子,都來到撒慕爾面前。撒慕爾對葉瑟說:「上主沒有揀選這些人。」撒慕爾於是問葉瑟說:「孩子們都到齊了嗎?」葉瑟回答說:「還有一個最小的,他正在放羊。」撒慕爾對葉瑟說:「快派人帶他來,因為他不來,我們決不入席。」葉瑟於是派人把最小的兒子帶來;他是一個有血色,眉清目秀,外貌英俊的少年。上主說:「起來,給他傅油,就是這一位。」撒慕爾就拿起盛著油的角,在他兄弟們面前,給他傅了油。從那天起,上主的神便降臨於達味身上。

厄弗所書 5:8-14

弟兄姊妹們:從前你們原是黑暗,但現在你們在主內卻是光明;生活自然要像光明之子一樣。光明所結的果實,就是各種良善、正義和誠實。你們要體察什麼是主所喜悅的事。不要參與黑暗無益的作為,反而要加以指摘,因為他們暗中所做的事,就是連提起,也是可恥的。一切事情,一經指摘,便在光明中,顯露出來;凡顯露出來的,成為了光明。所以說:「你這睡眠的,醒來吧!從死者中起來吧!基督必要光照你!」

若望福音 9:1,6-9,13-17,34-38 【短式】

那時候,耶穌看見了一個生來瞎眼的人。耶穌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了些泥,把泥抹在瞎子的眼上,對他說:「去,到史羅亞水池裡洗洗吧!」──史羅亞解說「被派遣的」──瞎子去了,洗了,回來就看見了。於是,鄰居和那些經常見他討飯的人,就說:「這不是那曾坐在這裡討飯的人麼?」有的說:「就是這人,」有的說:「不,是另一個很相似他的人。」那人卻說:「就是我。」他們便將那先前瞎眼的人,帶到法利塞人那裡。耶穌和泥開了他眼睛的那天,正是安息日。於是,法利塞人又盤問他怎樣看見了。那人就向法利塞人說:「他把泥抹在我的眼上,我洗了,就看見了。」法利塞人中有的說:「這人不是從天主來的,因為他不遵守安息日。」有的卻說:「一個罪人怎能行這樣的奇蹟?」他們中間便發生了紛爭。於是,他們又問瞎子說:「對於那開了你眼睛的人,你說什麼呢?」瞎子說:「他是一位先知。」法利塞人卻向他說:「你整個人都生於罪惡之中,竟來教訓我們?」便把他趕出去了。耶穌聽說法利塞人把他趕了出去,後來遇見了他,就給他說:「你信人子麼?」那人便回答說:「主,是誰,好使我去信他呢?」耶穌對他說:「你已看見他了,和你講話的就是!」那人於是說:「主,我信。」就俯伏朝拜了耶穌。

四旬期邀請我們登上一個探索和轉變的旅程:認識自己是誰和天主是誰;從睡眠中醒來;慢慢從看不見轉為看得見,從黑暗到光明。本週讓人眼界大開的讀經挑戰我們對自己誠實,對仁愛的天主誠實,我們必要以天主的眼光來看,而不是以自己的眼光來看,因為我們所看見的,或者我們怎樣看,都未必是真實的。很多時,我們只能見到我們願意見到的。

在 2017年,當成千上萬的敘利亞難民開始湧到多國的邊界和海岸線時,世界各國都大為震驚。人道組織稱之為「危機」,有些政客卻認為這是一個經濟負擔,甚至是一個討厭的負累。與此同時,大衆都被驚人的數字蒙蔽,而忘記了每一個數字,每一個百分點背後都是一個人;一個活著的、有呼吸的人。若非 2017 年在敘利亞爆發戰爭,這些人有很多方面都跟我們非常相似。「移民」或「難民」這些字眼雖然實際上是正確,卻剝奪了他們的人性:他們是父母和子女、朋友和敵人、學生和老師、乘客和司機、導演和演員、治療者和照顧者。在這裏我們有一個選擇:視他們為一個難題,或是視他們為自己本身;剝下層層的支離破碎,展現出他們人性的尊嚴。我們是否容許自己視他們為兄弟姊妹?更重要的是,我們視他們為主內光明的兒女,有如你我一樣嗎(參 弗 5:8)?

在讀經一,上主提醒撒慕爾,揀選時不要依據「他的容貌和他高大的身材 [⋯] 因為天主的看法與人不同:人看外貌,上主卻看人心」(撒前16:7)。撒慕爾和葉瑟的七個兒子見面的時候,他的挑戰就是要以天主的眼光來看,好讓他能在美好容貌和強壯體魄以外,看到那被藏起來的第八兒子 — 達味的善良。同樣,很明顯葉瑟和他的大兒子們都不認為達味是有機會的候選人,故此叫他離家去放羊。撒慕爾見到這面色紅潤的少年, 便給達味傅油,「從那天起,上主的神便降臨於達味身上」(撒前 16:12,13) 。達味,這位被父兄輕易遺忘、謙遜安靜的牧羊人,才是天主揀選的。

在《若望福音》裏是另一個令人同樣眼界大開的故事。這個故事挑戰我們對失明和看得見的概念。當耶穌遇到一個生來瞎眼的人,令他回復視力,祂的門徒只留意的問題卻是,是誰的罪使他生來瞎眼,是他父母還是或他自己;而法利塞人質疑耶穌的權柄因為「他不遵守安息日」 (若 9:16)。沒有人去關注過這領受了偉大奇蹟的人的狀況。沒有人,尤其是法利塞人,會有興趣聽這個人對耶穌的見證。當他意圖以見證耶穌的權柄,來打開法利塞人的眼睛時,他們便把他趕出去。「這真奇怪!你們不知道祂是從那裡來的,祂卻開了我的眼睛。我們都曉得天主不俯聽罪人,只俯聽那恭敬天主,並承行他旨意的人。自古以來從未聽說:有人開了胎生瞎子的眼睛。這人若不是由天主來的,祂什麼也不能作」(若9:30-33)。這個人實話實說,沒有保留或恐懼。誰是失明人,誰是看得見的人呢?

很明顯,耶穌的門徒們和法利塞人都看不到事情的重心;又或許,他們故意對眼前的現實視而不見。耶穌給他們解釋,祂是「為了判別,纔到這世界上來,叫那些看不見的,看得見;叫那些看得見的,反而成為瞎子。」 (若 9:40)。在這星期和四旬期餘下的時間,讓我們虛心請求耶穌,恢復我們的視力使我們看得見自己的盲點:那些我們可能故意選擇去忽視的地方。讓我們以全新的目光,在所有與自己相遇的人當中,認出基督和「生活 ⋯要像光明之子一樣」(弗 5:8)。

Posted: March 22, 2020

Susanna Mak

 
Susanna深信,信仰需要在日常生活中顯露出來,尤其是當與別人相處時,需要分擔對方所面對的困境、抉擇和挑戰。她有着很多不同的身份:女兒、姐姐、朋友、姨姨、妻子、老師、校牧、終身學習者和偶爾替《生命恩泉》寫作的作者。在每一個身份當中, 她努力為天主的愛和希望作見証。 她在多倫多擔任高中教師近二十年,擁有英語、學生讀寫能力、青年領袖活動、校牧組等經驗。 她是多倫多大學商業和英語學士,教育學士,亞省Athabasca大學綜合研究碩士,以及擁有多倫多大學Regis學院神學研究碩士證書。她對於成為《生命恩泉》寫作團隊的一份子, 深感榮幸。 Susanna has a deep conviction that faith needs to be manifested in daily life, particularly, in one’s encounters with others as well as amidst dilemmas, choices, and challenges. She strives to be a living sign of God’s love and hope as a daughter, sister, friend, aunt, wife, teacher, chaplain, life-long learner, and occasional writer for FLL. She has been a high school teacher in Toronto for almost 20 years, with experiences in English and literacy, youth leadership initiatives, the Chaplaincy Team, to mention a few. She has a B. Comm, B.A. in English, and a B. Education from University of Toronto, an M.A. in Integrated Studies from Athabasca University, and a Graduate Certificate of Theological Studies from Regis College, U of T. She is humbled by the opportunity to be part of the FLL Writing Team.


其他主日反省

甲年(瑪竇) 四旬期第四主日(喜樂主日):信仰的代價 吳智勳神父

耶穌治好胎生的瞎子,一方面顯示出祂是世界的光,讓在黑暗中的人看到光明,另一方面此事象徵著洗禮帶來新的創造。創世紀記載天主用泥土造人,現在耶穌用唾沫和泥土抹在瞎子眼上,並派遣他到史羅亞池(有被派遣的意思)洗洗,瞎子便開始了新生命。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