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年常年期第十三主日 : 基督徒應有的態度

常年期第十三主日

列王紀上 19:16,19-21

那時候,上主對先知厄里亞說:「你去找阿貝耳默曷拉人沙法特的兒子厄里叟,給他傅油,立他接替你做先知。」厄里亞於是從那裡動身,去找沙法特的兒子厄里叟。厄里叟正在耕田;在他面前有十二對牛,他自己趕著第十二對。厄里亞走過厄里叟身邊,將自己的外衣,披在厄里叟身上。厄里叟丟下那些牛,追上厄里亞說:「請你讓我先回去,和我的父母吻別,然後來跟隨你。」厄里亞對厄里叟說:「你去吧!要再回來!因為我應該為你做的,已經做了。」厄里叟離開了厄里亞,回家牽出一對牛,宰殺了,用駕馭牛的用具煮熟,分給眾人吃。然後,厄里叟便動身,跟隨厄里亞,做了他的侍從。

迦拉達書 5:1,13-18

弟兄姊妹們:基督解救了我們,是為使我們獲得自由;所以,你們要站穩,不可再讓奴隸的軛,束縛住你們。弟兄姊妹們,你們蒙召選,是為得到自由;但不要以這自由,作為放縱肉慾的藉口,但要以愛德,彼此服事。因為全部法律,都總括在這句話裡:「愛你的近人,如你自己」。如果你們彼此相咬相吞,你們要小心,免得同歸於盡。你們如果隨從聖神的引導行事,就決不會去滿足本性的私慾,因為本性的私慾,相反聖神的引導;聖神的引導,相反本性的私慾;兩者互相敵對,致使你們不能做你們所願意的事。但如果你們隨從聖神的引導,就不在法律權下。

路加福音 9:51-62

耶穌被接升天的日期,快要來到;耶穌於是決意面朝耶路撒冷去,便打發使者先行。使者進入撒瑪黎雅人的一個村莊,好為耶穌準備住宿。人們卻不收留耶穌,因為他是面朝耶路撒冷去的。雅各伯及若望兩個門徒見了,便說:「主,你願意我們叫火自天降下,焚毀他們嗎?」耶穌轉過身來,斥責了他們。於是他們又到其他村莊去了。他們正走的時候,在路上有一個人對耶穌說:「不論你往那裡去,我要跟隨你。」耶穌給他說:「狐狸有穴,天上的飛鳥有巢,但是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耶穌又對另一個人說:「你跟隨我吧!」那人卻說:「主,請讓我先去埋葬我的父親。」耶穌給他說:「任憑死人,去埋葬自己的死人吧!至於你,你要去宣揚天主的國。」又有一個人說:「主!我要跟隨你;但是,請讓我先告別我的家人。」耶穌對他說:「手扶著犁而往後看的,不適合於天主的國。」

主日講道

  今天的福音可分為兩部份:首先是指明耶穌的道路,然後是耶穌對門徒的要求。這兩部份合起來,可看出基督徒應有的態度。

耶穌的道路:路加明顯地把厄里亞先知與耶穌對比,從而看出耶穌遠遠超越厄里亞。舊約記載厄里亞乘著旋風被接升天(列下2:11),而耶穌被接升天的日子快到了。厄里亞在撒瑪黎雅時,撒瑪黎雅王不喜歡他,派人去拘捕他;耶穌派使者進入撒瑪黎雅,但那裡的人不接待祂。厄里亞面對捉拿他的人,呼求火自天降下兩次,每次吞噬五十人(列下1:10-12);因此厄里亞在猶太人心中有一種凱旋的形象,這形成在舊約裡,應付敵人的方法就是求天主用災難打擊他們。雅各伯與若望兩兄弟不能脫離這種心態,願意吩咐火從天降下消滅撒瑪黎雅人。耶穌要改變猶太人這種心態,故斥責兩兄弟;祂不會用災難打擊敵人,祂要顯示天主是慈愛寬容的,祂只願祝福,不想詛咒,這就是耶穌願意走的道路。

耶穌對門徒的要求:今天福音寫了三種不同類型的門徒,我稱他們為「熱情派」、「推託派」和「猶疑派」。

「熱情派」的門徒在路上遇到耶穌就不加思索的自我請纓:「你無論往那裡去,我都要跟隨你」,語氣豪邁洒脫,卻不清楚作門徒的代價。耶穌讓他知道困難所在,門徒可能連一個舒適棲身的空間都沒有。這類門徒只憧憬著跟隨耶穌光彩的一面,而不知道實際的生活非常艱苦,一點也不浪漫;只靠一腔熱情,並不足以作持久的基督徒。

「推託派」的人清楚知道耶穌召叫他,但諸多牽掛,最後用堂堂正正的理由婉拒了:「讓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有人為了維護以色列人重孝道的精神,認為那人的父親其實未死,否則他不可能仍在路上,應留在家裡辦喪事;他實際上是有禮貌的拒絕:「讓我的父親死了再說吧」。亦有可能那人有很多牽掛,父親的死亡只是其中之一,耶穌要求他當機立斷,與牽掛一刀兩段;基督徒當務之急是傳揚天國,帶領人進入生命,而非浪費時間處理已死的生命。耶穌的話語帶雙關:「讓那些對生命沒有興趣的人花時間去處理死人的事吧」,或「讓精神已死的去料理肉體已死的吧」。

「猶疑派」的人表示願意跟隨耶穌,但定下條件,讓他先向家人告別只是其中之一。第一篇讀經中,厄里叟也這樣要求厄里亞而獲得允許。耶穌沒有說准許或不准許,但提醒人三心兩意是不會成功的。手扶犁的人要非常專心,必須一手扶犁,另一手控制牛隻;若回頭看,牛就不會直線走。由此看來,家人不應成為傳福音的障礙。

耶穌的道路與祂對門徒的要求,可成為每位基督徒應有的生活態度。我們能像雅各伯與若望兩兄弟,對反對我們的人有一種打擊的心態,不能容忍與我們意見不合的人。回看教會的歷史,教會有政治權力時,總會打擊反對的人;這種凱旋主義的教會,往往是腐敗的。相反,教會最有活力就是背十字架的時代、充滿寬容與愛心的時代。基督徒只應祝福,不應詛咒,否則不是新約的基督徒。

基督徒不應只有幾分鐘熱度,有時熱心,有時冷淡;高興時愛心氾濫,不高興時把人罵得狗血淋頭。總之,一切是隨興之所至,漠視福音的要求。耶穌所要求十字架的道路是艱苦的,並沒有想做才去做的浪漫。基督徒要把握時機,福音屢次提到恩寵的時刻轉眼便逝,「明天再算把」的推託,錯過了很多今天的恩寵。五十年代路旁的字畫及線裝書,稍一遲疑便被別人買了。不少人有過修道聖召、為基督傳福音、進修神學等念頭,但不立時把握,以後不會再有了。基督徒不應猶疑,要像拉匝祿的妹妹瑪利亞一樣,一眼看準,就選擇了「更好的一份」,或像孔子的弟子顏淵,「得一善,則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

這些基督徒應有的態度就在我們的眼前,願天主幫助我們作果敢、明智的選擇。

Posted: June 30, 2019

吳智勳神父

 
吳智勳神父是香港耶穌會㑹士,一九七九年於香港晉鐸。他曾任耶穌㑹香港澳門會長,香港大學利瑪竇宿舍舍監,現任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倫理神學及中國哲學史教授,香港大學聖安多尼堂區上智之座小堂主任司鐸,及神學雜誌《神思》主编。著作有:《基本倫理神學》,《和平綸音:主日及節日講道》,《耶穌基督普遍救恩:基督徒倫理本地化探索》。 Rev. Fr. Robert Ng Chi-Fun, ordained in 1979, is a Jesuit priest in Hong Kong. He was Chairman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Hong Kong and Macau and Warden of “Ricci Hall” hostel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urrently, he is Professor of Moral Theology and History of Chinese Philosophy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and Rector of Our Lady Seat of Wisdom Chapel at St. Anthony's Parish. He is also Editor-in-chief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heological magazine Meditation. His publications include: Fundamental Moral Theology, Speak of Peace: Sunday and holiday homilies, and The Universality of Salvation in Jesus Christ. 吳智勳神父專訪(一): 道德導航儀 吳智勳神父專訪(二): 愛在臨終時


其他主日反省

承諾帶來自由 Fr. Jusin Huang

有一次,我在YouTube上發現了一段搞笑的視頻,我把它發給了我認識的一個人。後來,我問他:「你看過視頻了嗎?」他回答說:「沒有,我在工作時不看視頻。」我覺得很慚愧。我以為我自己很有紀律,但他更有紀律。怪不得他是個了不起的領袖。

繼續閱讀 >
不得回頭 Edmond Lo

新盟約時代如黎明般展開,回頭不再是一項選擇;「延遲對天國的承諾無異於拒絕它」。

繼續閱讀 >
我們都是光明之子!(得撒洛尼前5:5) Edmond Lo

筆者曾參加了2002年在多倫多舉行的世界青年節, 在超過八十萬的參加者中, 相信誰也忘不了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懇切有力的呼籲:「親愛的年青人,不要滿足於不是最高的理想!」?畢竟,我們都是新盟約的子民 – 光明之子!

繼續閱讀 >